首页  国学入门  国学苑  百家姓  弟子规  二十四孝  三字经  增广贤文  四库全书   经典诵读 

 
 
 
 
 
您现在的位置: 国学大师网 >> 国学学苑 >> 国学新论 >> 正文
精彩导读
 空见:从老子看传统修炼术
  从战国末期开始的方仙道至秦汉神仙家,追求的是直接成仙,即肉体不死,直入仙境。大约从西汉开始,出现了尸解(蝉蜕)成仙,即死后成仙。这种死是假死或表象,坟茔中不见尸体,只有衣冠或其遗物(尸解蝉蜕可能源出于蚕、蝉、蝇、蝶的生命过程:出壳而变、弃壳而飞)。殆至唐代,肉身成仙逐渐式微,而从隋末出现的元神脱体、调神出壳成为得道成仙的途径,并逐渐系统化为内丹术。仙境也从战国时期高不可及的昆仑山和难见踪影的海上三神山渐次下移、扩大到神州各处。早前不食人间烟火、不问人世沧桑的神仙也对世俗事务有了兴趣。神仙的特异能力则变化不大,依然逍遥自在、飞行变化、无拘无束。道教产生后,成仙得道乃是主要的修炼目标。
  
  肉体成仙既有追求生命恒常、自由自在的企盼,也有对老子道家的误解误读,事实上是荒诞不经的想象,而在此观念指导下的修炼方式(指解脱性质的修炼)也都走入歧途。历史上的解脱性质的修炼方式可以归类为三种,即服食、房中、行气。关于服食(包括服气、辟谷、服药、服丹)、房中(通过男女交合成仙的观念可能起源于战国末期,是否涵有对老子“玄牝、母、生、谷神”的附会尚无法确知。葛洪《抱朴子-微旨》记载的古旧传说“黄帝以千二百女升天”,就是指御女成仙的房中术),学者多有论述,其不可能超越生死乃不争之事,也与老子的修炼之道大相径庭。内丹术形成之前的行气也与老子解脱修炼的方式大异,亦非解脱之道。我们这里只谈内丹术和元神出窍。
  
  1,内丹术
  
  内丹术发源于先秦的行气术和修心术,借用秦汉以来的炼丹(外丹黄白术)术语、汲取了传统思想中的阴阳五行、易经八卦、医学中的经络学说、佛教的禅定修法,从唐代开始逐渐显露,但从宋代开始才渐趋系统化,不同流派在具体修法上也稍有区别。
  
  内丹修法的原理是“顺则生人、逆炼成仙”,其直接渊源可能就是陈抟的《太极图》,其理论依据则是老子的生成论和复归说,即42章“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16章“夫物芸芸,各复归其根。归根曰静,静曰复命”,51章“既得其母,以知其子。既知其子,复守其母,没身不殆”等。显然,从原理上说,基本是对老子的误解误读,尽管貌似颇可相通。
  
  内丹修法的修炼内容是所谓精气神三宝。常见的说法是“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还虚”。也有分别在前后增加“炼己筑基”和“炼虚合道”。“精”是道教和仙家的基本术语,先秦的“精”一般指精神、精气。可能是战国中期发端的房中术流行后,先秦的“精”被歪曲成男女精液,又在此基础上各有解释、花样百出。修炼者所谓的宝精、啬精对于节制房事倒有作用,可以对治纵欲无度。但更多的则是坏处,无形中对修炼者的心理造成压力。至于“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虚合道”以及“破碎虚空”之类,则完全是荒诞不经的想象。“炼神还虚”倒有一些道理,与修心而至虚静基本一致。
  
  内丹修法又有性功和命功之分,一般都主张性命双修。所谓性功就是精神修炼、心性修炼,所谓命功就是身体修炼。性命双修就是形神兼修、不可偏废,这是符合老子养生修炼之道的。尤其是命功一说,继承了先秦以来重视身体保健、全生贵生的观念,也是与佛教禅定修法的根本区别。性命双修的一般方法是:以静养神。包括静坐、守一、行气、胎息、内视等;以动养形。包括禽戏、按摩、拳术等。性功和命功的具体修法上颇有可采。但宗旨或指向大有问题,这主要体现在性功修炼,其指向即“炼虚合道”,更有元神出窍之类的不经之说。
  
  性命双修中尚有先性后命、先命后性之分,前者主要是王重阳开创的北派主张,后者主要是张伯端开创的南派主张。又仿效佛教禅法的顿悟派和渐悟派而分为顿渐两派。这都是无甚意义的表浅之见(禅法中的顿悟和渐悟也是懵懂昏聩的见解。所谓明心见性、当下成佛,无非是理解了明白了,就可成佛。然与佛陀的涅槃解脱尚相差万里,“明”与“行”、“知”与“修”是两回事。参见本书第八篇“老子与佛陀”一章有关讨论)。
  
  内丹学中亦有天元神丹、人元神丹、地元神丹之说。天元丹法是一种虚静清修方法,自先秦以来这种修法一直存在,也与老子修炼之道相通。人元丹法是阴阳双修的房中术,也源起先秦,与老子修炼没有共通之处。地元丹法是外丹黄白术,即常说的炼丹术,也与老子修炼毫无可通之处。
  
  内丹术中的养生内容不少是经验总结,可行有效。然内丹修炼仍以不死成仙为指归,这是无法达成的虚妄目标。
  
  内丹术中的丹田有上中下之分,不知是否乃修炼中的体证。但所谓结丹成形(诸如黍米、弹丸、发光之类)并不属实,解剖学中并未见到,应是修炼者的自我感觉。实际上即便能够结丹成形,对养生和解脱殊无益处,反倒滋生了重重障碍(未结丹者自以为火候不到)。内丹学中的意守丹田,只能作为入静收心的初级方法,一旦入静即应放弃而应进入虚无之境(当然,这是从老子修炼养生作出的断言)。
  
  内丹学中的经络、周天,即便属实(经络可能是修行中的体证、内视之果),也应自然而然、功到自成。强行为之【55章云:“益生曰祥(灾祸),心使气曰强(强制、僵硬)”】必有妨碍。气功出偏往往是以意行气、强制为之的“有为”恶果,应该自然无为、空虚清静。在此状态下,“德”的调理和机体的活动都是以其本性,不会出错差忒。至于各种以阴阳五行、六爻八卦、四时干支等演说养生、修炼者,若无具体可信的修持体验,则完全应予剔除。另有各种修炼过程中的异象,有些纯属个人体验,并无共通之处。当以虚无寂静为归,超越异象、消弭于无,不可执持着意,否则于解脱修炼大有妨害。
  
  内丹术本质上是修炼者自认的长生成仙术。由于外丹烧炼常致人以死,且无成仙飞升的证验,所以内丹术不再论述肉体飞升,却代之以元神不死、调神出窍的长生逍遥。这需要结合老子生命论予以辨析,见下。
  
  2,元神
  
  元神一词最早可能是陶弘景采用(《真诰-卷六》:“朝元神于泥丸”),至宋代张伯端始,衍为内丹修炼的核心概念(张伯端的元神是指先天灵光,且与后天“欲神”对举,是受到佛教生命论的启发而生造)。元神修到极致,可以脱离肉体,自由自在。
  
  我们知道,老子的生命机体是“有欲之情”吸纳实物形成。“情”隐藏在机体中,起到协调组织作用,生命机体死亡后“情”离开老机体而重建新机体。在前文讨论解脱修炼时我们指出,修炼有成时,“情”可以主动离开机体而不需要等到死后,元神的情形与其相仿(个别未经修炼的离体,应是机缘巧合或心神恍惚中出现的)。但是,其一,无论是张伯端的元神还是后世弘阐的元神,都与老子“有欲之情”不同,尽管都属非实物性的或者说精神性的存在。比如有些书中所谓的元神如婴儿般(这或许是对老子复归于婴儿的穿凿比附,或许是借鉴了大乘佛教的中阴身观念),是缩小版的“我”,这都是错误荒唐的想象。其二,元神修炼与老子修炼也大异其趣。老子的解脱修炼就是“常无欲”,体道证德的方式乃是虚极静笃。但元神的修炼方法虽各有不同,都与老子相差远甚。比如有些书中说内丹会化形为婴儿。
  
  然则元神修到一定程度是否可以出窍呢?应该是可以的,类似于“有欲之情”离体。可是元神修持者却以元神离体为修炼目标,这是走向了跂径。“有欲之情”离体是在修至“常无欲”、“虚极静笃”状态中方能为之,即修炼目标是“常无欲”,而非主动离体。元神修炼者的修持指向不是“常无欲”而是元神脱体。况且按照他们的修炼方法推测,恐怕还达不到离体的境界。
  
  讲论元神出窍的著作中,颇多荒诞想象之事,比如夺舍(借尸还魂、争夺肉体之类,这显然处于“有欲”状态,且争夺肉体乃是由经验世界出发的推衍),比如离体后只能慢慢远离之类(害怕找不到肉体,如幼儿找不到家)。
  
  今日人们对内丹术有了比较科学、客观的态度和认识,一般也不再认为内丹是解脱修炼之术。但坊间流行的内丹养生也夹杂着许多想象臆测成分,有的更以开发特异功能标榜,这在方法和目标上都存在问题,可用老子养生炼养之道修正之。自然,我们不完全排除有些功法可能具有引发、导致特异功能(关于特异功能,详见下文。也可参考本书第八篇老子与佛陀一章对佛教神通的讨论)的效果。但这些特异功能应该远不如虚极静笃之中“德”的本真形式的效能。
  
  附录:古书有关元神出窍的论述
  
  这些描述基本是误人误己的想象。道教经文中提到出神、出窍者亦有不少,但大多只见名词,未见阐述。五代之后有几经所述较详。兹列如下。
  
  清《性命要旨》:
  
  “静养道胎,养到十月胎圆气足,迁至上田。次,寄居泥丸,百日冥目,始见天花乱坠,则出神之景至矣。次,调神出壳,初出顶门。俟金光如车轮之大,即收归于上田。次,一出一入,渐渐纯熟,能通天达地。遂以身化身,愈化愈多,不可胜数,古人谓之千百亿化是也。次,万殊复归一本,炼神还虚,功行圆满,永作帝乡之客。”
  
  宋《丹经极论》:
  
  “运丹生成之际,忽觉夹脊上冲泥丸,沥沥有声,从头似有物触上脑,须央如雀卵,颗颗自愕下重楼,如冰酥香甜,甘美之味无比。觉有此状,乃得金液还丹。徐徐咽归丹田不绝。五脏清冻,闭目内观,藏府历历如照烛,渐次有万道金光透体也。十月功足,圣胎圆成,调神出壳。
  
  自古神仙出神,别无他法,神即我身之元神。炁足则神灵,神灵则自出,非比存想之法。阳神之出,鬼神不可得而见,不可得而知。鬼神可知可见者,则与阴神同类,非阳神也。三年千日之功,存养既成,炁足神全,出入自由。身外之身,即法身,聚则成形,散则成炁,不可以形迩拟议。阴神即无形边,不能分身化形;阳神可以一身百、十身,各各可以饮食,可以应酬至,合之又复一,所谓圣而不可知之谓。神隐显莫测,变化无穷,千里万里,须臾即到;过去未来之事,一一皆先知,方可谓之阳神。阳神出入,皆由天门,天门初开时,如大斧劈脑,不可惊动,如婴儿顾门,密室圣护,未可轻出。初出于左右盘旋,回顾神室舍屋,神出熟时,开眼闭眼,我皆自见。然后使去来在空,始亦须自十步,以至百步,至千步,渐渐放出,放出之际,即收回。久久之后,方可任意远出。神出之时,须留一神看舍,及祝斓卫护戒之神。守之一神是脑中金甲神人,出时当分付与吾托定顶门,恐有假名托象,入我神舍,不可放入。吾归即呼我姓名,便合为一,非在三载九年之功,安能至此哉!”
  
  元《随机应化录》:
  
  “故经云:小静一百日,中静二百日,大静三百日。须要识邪正,不要着相。古云:凡所有相,皆是虚妄。百日内磨炼,心中无丝毫尘翳,要节饮食,薄滋味,敌魔战睡,调息绵绵,精神内守,入希夷域,无何有乡。若得湛兮若凝,久久自然结就虚无灵胎,可以保养。若养成至宝,方可调神出壳,从近至远,往来纯熟,要住则随缘,要去则脱壳矣。不可在圜内百般纽捏,见神鬼以为真,久久则着魔祟也。古云:道无鬼神,独来独往”。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百家姓-动漫 朗读 弟子规-动漫 教读 二十四孝-动漫 图文 论语-动漫 解读 ☆ 三字经-动漫 儿歌 ☆ 增广贤文-动漫 经典诵读-动漫 国学百科

     
     

     

     

     
     
     
     
     
     

    国学大师网】 www.eywedu.com.cn ——传播经典文化,浸染心灵之德,绽放美丽人生
    【国学新视界,心灵大舞台】